您当前位置:上饶语言文字网 >> 知识园地 >> 浏览信息

汉字:全球化并简化着

加入时间:2012-12-6 20:01:14 信息来源:互联网 【字体:

汉语作为公认的一种较难掌握的语言,在国际化的传播中发生变化也是不可避免的。有报道说,英国有学者到新加坡听不懂英语,随着中国出国人数的增加,到了国外听不懂中文可别奇怪,谁让我们处在全球化时代呢。
汉字是表意文字。汉字的象征性强,所以中国人的思维是整体的,也是模糊的。麦克卢汉说“我们的母语,是我们全身心投入的东西。母语使我们的感知发生变化。所以如果我们说汉语,我们的听觉、嗅觉和触觉就会迥然不同。”语言决定着我们的思维方式。

 

汉字的“信息熵”劣势


数字化时代最根本的是数据的储存、管理和传播输送。信息熵是信息产业的基本原理和方法。信息熵的目的是,找出某种符号系统的信息量和多余度之间的关系,以便能以最小的成本和消耗来实现最高效率的数据储存、管理和传递。拼音文字的信息熵小,汉字的信息熵大,因为汉字是表意文字,多义性是其基本表现,确定其中的一个意义后,其冗余度也高。下面是联合国五种工作语言文字的信息熵比较:

法文:3.98比特 西班牙文:4.01比特 英文:4.03比特 俄文:4.35比特中文:9.65比特。

汉字的信息量最大,因而,在信息管理和传递的时候,中文处于最不利的地位。原因是:① 中文的输入输出字符需要多次转换,高成本高消耗,人的操作和学习等效率没有得到提高。② 拼音文字的每个字符只要一个字节,中文一般需要2~4个字节,这就意味着在使用时要多支出三倍的成本。③ 通讯传递中,汉字的多字节,使成本和消耗增加。

 

“MM”带来的课题

在网上,人们习惯将“妹妹”表示作“MM”,敲两下“M”键就出来了;要输入汉字“妹妹”,用五笔:女、未、女、未,敲V、F、V、F四次键;用拼音就更费劲了,“M、E、I、M、E、I”,敲六次键,如果约定俗成“MM”就是“美眉”或“妹妹”,谁愿意去多敲几次键呢?输入一个字,多敲击两次键,如要输入10万字,手指要多敲击20万次,这对一个人的劳动量来说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对100个来说,就是多敲击2000万次键盘,在现实的中国,每天有多少人在用计算机,社会每天有多少信息要发布,这其中多余的社会劳动算出来,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

在计算机上,最基本的信息单位是位,一个二进制代码(0或1)称为一位,即1比特;在对二进制数据进行储存时,计算机以八位二进制代码为一个单元存放在一起,称为一个字节,记为Byte,即1Byte=8bit。

汉字输入的成本大,拼音文字每个字符一个字节,中文需2~4个字节;在储存上,一个拼音文字是8比特,而汉字是16~32比特,中文需要更大的存储空间;在发送上,拼音文字的信息的传输至少比汉字少一半时间,而发送、储存量大,就需要更高的带宽、更高的通信技术。

对通信来说,大容量、高速化是永久性课题。从我们最熟悉的个人电脑的通信性能来看,最初,调制解调器的速度是每秒300比特,后来发展为33.6KBPS(每秒可传送的比特数),又发展为56K,现在64K和128K的ISDN(一线通)也已经很普及了。

电信,全球宽带需求(吉比特/秒)1999年(3137) 2000年(5405) 2001年(16721) 2002年(28789) 2003年(44497) 2004年(63222)。

由于任何信道都无法避免地会有各种噪声,而信号的功率也不可能太高,所以信道的容量不可能达到无穷。

中文效率的根本问题不是出在计算机方面,而是出在汉字方式本身。计算机技术发展,所有的语言都得益,相比之下,原来高效率的文字方式的效率依然是高效率的,汉字的方式仍然处于不利地位。

可以看出,汉字信息量大,是中文信息管理和传递成本高、消耗大和效率低的基本原因。如果不能改善中文的信息熵和多余度之间的关系,中国的信息产业的整体就总是低效率的。一些美国人担心中国发展计算机和导弹技术会造成“中国威胁”,那的确是夸张。即便把美国所有的计算机技术和导弹技术都交给中国,只要中国还是按照汉字方式来操作,中国也总是处于不利地位。钱学森说过:如何提高中文效率是国家安全的战略大事。

在信息化时代,汉字方式和现代科学技术矛盾更加深化了,其中最大的问题是如何利用信息熵原理来优化中文数据的管理和传递。信息科学技术跟语言文字息息相关,它的发展对许多国家的传统文化提出了挑战,包括对美国一类信息工业大国的挑战。

信息社会是计算机和通信技术结合的革命,一方面是技术的进步,一方面是内容,汉字在网络上要求优化,中国在技术上正在进步,如王选对汉字储存技术的改进。技术和内容的滞后要求我们清醒地面对信息时代。


汉语变化众人为

马克思认为:货币是媒介,是杰出的传播施动者,永远处于动态。它的本性是跨越边界。冲破疆界是媒介的本性。“我们的新技术可能会绕开口头语言。电脑之类的技术没有它固定的无能为力的事情。这种技术使我们的意识延伸,成为一种普世一体的环境。人们有一种感觉,我们受到电力技术信息的包围,这种环境就是我们意识的延伸。”

我们可以说,传播的本性是延伸(跨越),“地球村”的出现是最好的注释。在传播中,语言的简化是必然,如同货币的简化,人们不可能在什么情况下都采取原始的物物交换,货币的出现是跨越边界施动的必然,并随着社会复杂化程度而改变。

同样,社会的复杂化程度越高,语言就越简单。在大型都市化社会,总有新的成员加入进来,他们要学习第二语言,这样一来,就需要不断简化语言。

英语的全球化说明了这一点。香港大学英语教授尤金·伊奥阳说:“没人能控制英语。从统计数字上看,有一个把英语作为母语的人,就有三个把英语作为非母语的人。英语在哪里得到作用,就会立刻在哪里得到改变。”

如两点之间直线最短,人们在使用中是在自觉地对语言进行着简化,要求输入简单并借新的隐喻以提高效率。人们对事物进行抽象简化有其生物学基础,也符合信息传递原理。汉语在国际化的过程中简化也是如此。

对语言的简化和理解要有共同的规则,要不就会闹笑话。前日本首相森喜郎曾把“IT”读作“it”而遭到媒体的轰炸。

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增强,汉语正在越来越多的国家得到使用和传播,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供的数据,汉语是因特网上第二大语言,9%的网民使用汉语。汉语作为公认的一种较难掌握的语言,在国际化的传播中发生变化也是不可避免的。有报道说,英国有学者到新加坡听不懂英语,随着中国出国人数的增加,到了国外听不懂中文可别奇怪,谁让我们处在全球化时代呢。

作者: 晓平